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马可-赫达斯庇战争:马其顿与印度之间的一场大战,印度军惨败

海外新闻 时间: 浏览:270 次

公元前326年6月,马其顿军在印度河上游的支流赫达斯庇河与印度军展开激战。这就是著名的赫达斯庇战役。

一、亚历山大继续东马可-赫达斯庇战争:马其顿与印度之间的一场大战,印度军惨败征

公元前330年,马其顿灭亡了波斯帝国,亚历山大宣称“大帝”。但是,这个靠武力夺得的政权是不巩固的,边境动乱,残敌尤在,而帝国东部尚待征服。

另外,亚历山大称“大帝”后,使得过去的朋友和同伴降为臣仆,宫廷里,大帝与臣仆之间,采取了东方的礼节和服装,使他们更感不安。这就潜伏着不和睦的因素。后来,

亚历山大坚持继续东征,而他的战友和同伴则要求结束战争,并反对与波斯协和,要求把他们逐出宫廷之外,亚历山大则不同意。随着这些因素的扩大和发展,竟形成了一个暗杀亚历山大的阴谋集团。但这个阴谋被亚历山大粉碎了,阴谋集团的首犯被处决。

亚历山大继续东征,至波斯东部和印度河流域。从军事上说,这些行动是扫荡波斯帝国境内的残敌,政治上,则是为了全力巩固整个大帝国。

公元前330年深秋,亚历山大首先征服里海地区,肃清残敌,然后,率领重新整编了的部队经赫拉特向南,过德兰吉亚那地区向东北,通过荒无人烟的积雪地带,并建立了亚历山大城。

公元前329年春天,越过兴都库什山,进入巴克特里亚地区。后经巴克特腊渡过阿姆河(注:我国历史上称乌浒河)。在这里,马其顿先遣分队俘获了杀死了大流士的比苏斯。

接着,马其顿军又经过粟特的皇城撒马尔罕,进抵锡尔河(注:我国历史上称药杀水)。这一带住着游牧民族。他们盘踞在大草原上,经常神出鬼没,从后方突袭、骚扰马其顿军。亚历山大花了很长时间和力量,才消灭了这些“骑兵游击队”,建立了亚历山大城。

后来,这些地区的居民爆发了大规模的起义。他们避开主力,袭击驻守在这一带城镇的零星的马其顿士兵,使马其顿军受到损失。马其顿军又分兵几路,消耗了很大力量。才镇压了当地居民的顽强反抗,重新夺取“城池”。公元前328年,马其顿军消灭了当地部落首领斯皮塔米斯率领的反抗大军。

二、亚历山大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征服中亚细亚

公元前327年初,马其顿军包围了一个处在悬崖峭壁之上的山寨。这里四周积雪深厚,并有大量的粮草储备。被围者认为,凭着这天然屏障和优厚的条件,马其顿人根本不可能攻进来。他们向马其顿挑战说,只有长翅膀的兵才能攻克这个防御高地。

亚历山大接受挑战,立即召集部队向他们宣布:谁能第一个爬上山顶就给极其丰厚的奖励,第二名以下依次给予不同的奖赏。三百名士兵带着绳索和大铁钉,在无人防御的石壁下,把铁钉插在岩石的裂缝中或冰块里,从悬崖上往上爬。第二天早晨,被围者发现敌人已经占领山头,他们被敌人的突然出现吓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只好俯首投降。

亚历山大用了近三年的时间,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征服中亚细亚(注:该地区东起天山山麓,西达里海,北抵哈萨克斯坦的南部和东南部,南至兴都库什山),稳定了波斯帝国的东部北疆境。这里的情况完全不同于西部地区。在小亚细亚、叙利亚和埃及地区,当地人民深受波斯人的奴役,因而他们视马其顿军队为救星。东方却不同,他们受到马其顿军残酷的镇压,因而视他们为强盗、侵略者。

为此,亚历山大一方面建立一系列的要塞,加强设防;另一方面,则竭力改变一些政策、措施,拉拢当地贵族,搜罗所需要的军事人员。如改换服装,实行匍伏跪拜礼,亚历山大与巴克特里亚国王的女儿结婚等,这些对于争取当地部族归顺是有一定的作用和效果的。

但是,由于一些过火行为的滋长和阴谋者的谄媚,亚历山大本身也越来越粗野狂妄,使得马其顿军的将领公开表露了一些不满情绪,这些情绪又演变为两次反亚历山大的阴谋。随着马其顿贵族集团内部的互相斗争和作战情况的变化,亚历山大感到旧有的军事体制已不适应需要,决定对其进行改革。他把各种武装力量联合成一个战略单位,把留下来的同盟部队和混合部队的原来指挥人员全部免职,改用自己的心腹。同时,增加和扩大骑兵部队,建立了骑兵、矛兵和弓弩手的特种部队,以提高和加强马其顿方阵的机动能力。

三、亚历山大的野心膨胀,矛头又指向印度河流域

随着东北边疆的平定和军事改革,亚历山大的野心随之膨胀,矛头又指向印度河流域,决心把远征东方的计划推向新阶段。公元前327年春,马其顿派二万步兵、二千六百名骑兵援助。亚历山大留下一万名步兵、三千五百名骑兵驻防,其余约二万七千到三万人的步、骑兵,由他率领远征印度。

初夏,马其顿军越过兴都库什山,到达山南的亚历山大城,接着分路而进,针对战区情况,对占据有利地形之敌,通常采取几路纵队,冲击最易突破的一点;对被围之敌,不是四面堵截,而是给敌人留下一条逃路,把他们赶出有利地形后再消灭,对分兵固守的城镇,则进行各个击破。

征服奥托斯班那以后,马其顿军继续向南,渡过印度河,取道坦叉始罗,到达布克法拉城。沿途许多部落纷纷派代表前往迎接,愿意结成同盟,并派兵助战。亚历山大乘机改组了骑兵队伍,把近卫骑兵分为七个旅,重新任命马可-赫达斯庇战争:马其顿与印度之间的一场大战,印度军惨败指挥官。之后又率军向赫达斯庇河推进。

这时,在赫达斯庇河的彼岸,集结了印度军骑兵四千人,步兵三万人,战车三百辆以及二百头战象。印度王波鲁斯亲自坐阵,沿河设防,决定阻挡马其顿军向印度进军。亚历山大得悉,立即派人回印度河调运船只,他自己则率领二万名步兵,五千骑兵和五千名印度同盟军继续前进。

四、亚历山大的计划

公元前326年6月初,马其顿军队到达赫达斯庇河。亚历山大首先派使节向印度王波鲁斯发出通牒,要求他放弃阻击,亲自向亚历山大表示臣服,结果遭到波鲁斯的坚决拒绝。印度军队隔岸严加设防,分兵把守,一切可以渡河的地点都增哨加岗,戒备森严。

怎样才能渡河呢?经过考虑,亚历山大心生一计。他把部队分成几部分,在河岸上同时向不同的方向来回运动,使波鲁斯难以捉摸马其顿军队的真正意图。亚历山大本人则带领一部分兵力乘机侦察一切可能的渡河的渡口和徒涉场。

时值夏季,印度到处大雨滂沱,印度河发源地积雪溶化,赫达斯河北工业大学研究生院庇河水涨流急。亚历山大在来回调动部队的同时,还命令部分从四面八方运来大量粮食物资,堆积在赫达斯庇河边营地。开始印度王波鲁斯比较警觉,时刻注视可能的变化,但马其顿军频繁调动一段时间后,看到他们忙着搬运粮食,使波鲁斯造成错觉,以为马其顿军队已经被洪水阴隔,无法渡河,准备长期驻扎,等到冬季河水下落时再渡河。

然而,亚历山大一面拉开一个长期驻扎、等待时机的架势,一面利用皮筏侦察河川,进行暗中窥伺,选择最适宜的地点和时间,准备一旦有机可乘,就出其不意地偷渡。经过较长时间的侦察,亚历山大认为波鲁斯一人驻守的那一带难以渡过,那里兵力雄厚,还有许多战象,而且装备齐全,阵容严整。而在河道上游三十公里的拐弯处有一个拐角,拐有对面河中还有一个小岛,那里林木森森,人迹罕见,便于隐蔽,适于渡河。于是,亚历山大便选择这里作为渡河地点。

为保证渡河成功,亚历山大又巧设了一个计谋:夜里,他命令骑兵在河岸上有意高喊杀声,来回奔跑,并用其他各种办法搞得河岸乱哄哄,吵嚷嚷,喧嚣一片;同时还点起熊熊篝火,设岗传令,仿佛大军就要渡河的样子。波鲁斯不知是计,急忙赶着他的部队,带着战象,随着声响来回奔跑,以阻止马其顿军队渡河。这样如此反复多次,来回折腾了好几夜,波鲁斯发现原来这些喧嚷都是假的。因而就放松了警惕,不再跟着跑了,只是派哨兵沿岸监视。

亚历山大看到波鲁斯给稳住了,就乘此时机公开地进行渡河准备。他把三千骑兵、八千步兵留在营地,先作为牵制兵力,以欺骗敌人,然后作为后备力量,担任支援或接替渡河突击队战斗的任务。另以五千骑兵、一万步兵组成突击队作为迂回兵力,由亚历山大亲自指挥,向渡河地点出发。为防止敌人发觉,部队与河川保持一定距离秘密前进,神不知鬼不觉地到达了上游三十公里处的渡河地点。

五、波鲁斯优柔寡断

在黑夜和狂风暴雨和掩护下,突击队的步兵和骑兵分别登上船筏,在亚历山大的指挥下,一艘艘船筏向对岸驶去,当他们绕过岛屿快接近对岸时,船筏毫无遮挡,全部暴露了。岸上的印度哨兵在闪电中发现情况,飞马向波鲁斯报告。突击队立即下船登岸,以战斗队形前进。前进不久,他们发现,登陆地点并不是河对岸,而是另一个河中小岛。他们企图再选择一个理想的渡河点,时间已不允许,于是只草草地选择了一个徒涉场。水道最深浅处也是淹及人的胸脯,马匹刚能从水中露头。

亚历山大不顾艰险,带头跳进河中进行强渡,尽管水道较深,但还是成功地渡了过去。登陆后,亚历山大命令马上弓箭手充当前卫,骑兵集中右翼,近卫骑兵,两个方阵步兵营构成左翼,其他弓箭手、标枪手和印度同盟军部署在侧后。调整好队伍后,亚历山大率领骑兵全速前进,步兵则以行军队形的速度在后面跟进,其他部队也随后前来。亚历山大对印度军可能的行动作了三种估计和安排:如果波鲁斯以全部兵力向他们进攻,力争用骑兵将其击溃;如果不能取胜,就采取守势,等步兵赶来后再反击;如果波鲁斯不战而退,就乘机追赶,趁敌人溃逃时大量砍杀,在运动中消灭敌人。

波鲁斯接到马其顿部队渡河的消息后,由于没有弄清马其顿部队真正作战意图,因此,波鲁斯犹豫不决,难以定下决心。他不知这是真正的主力攻击,还是佯攻。假如是主力,不作全力抵抗,就会陷入危险;假如是佯攻而全力以赴,就会丧失控制全局的能力。后来,波鲁斯决定派他的儿子率领二千骑兵和一百二十辆战车前去迎战。

由于波鲁斯优柔寡断,决心下的太迟,马其顿军乘机作好了充分的战斗准备。当印度军赶来时,亚历山大立即带领骑兵猛扑过去,印度军猝不及备,结果,波鲁斯的儿子和四百名士兵阵亡,战车和车上的士兵也因道路泥泞无法撤退当了俘虏。

波鲁斯听了逃兵的汇报,才深感由于自己的犹豫造成的损失,他决心不论情况如何,必须立即行动,以全部兵力向亚历山大进军。这时,波鲁斯虽然也知道马其顿留守大本营的另一支牵制部队正在渡河,但他认为这不是主力,只留下几只战象和马可-赫达斯庇战争:马其顿与印度之间的一场大战,印度军惨败少数兵力驻守营地,对付渡河的马其顿军,主力则准备跟亚历山大率领的主力决一死战。

波鲁斯选择了一个平坦而又坚硬的地形,将三千六百名骑兵、三万名步兵和一百八十辆战车、二百头战象摆成战斗队形。其展开的阵势是:阵线第一列是战象,每头战象之间相隔三米;战象的后面由步兵构成第二列,这样做一方面如果敌步兵冲进大象的空隙中,不但大象可以转身践踏他们,而且也能受到后排步兵的阻击,步兵填补大象之间的空隙。

此外,战象的两翼部署了步兵,步兵阵线的两端又部署骑兵,骑兵的前面还摆有战车。整个计划是,中央以战象为核心,形成强大的防御力量,两翼以骑兵为主体展开突击。

亚历山大看到印度军开始展开阵势,就立即命令骑兵停止前进,等待步兵到达,就地休息恢复体力,接着根据印度军的部署相应展开队形。亚历山大深知自己的优势在于骑兵,而印度军中央力量强大,不易突破,两翼骑兵也旗鼓相当,唯一办法是调开敌人,打乱阵势,乱中取胜。最后决定,由亚历山大亲自率领大部骑兵向敌人左翼斜进,以攻击波鲁斯的左侧翼;另一部分骑兵部署在左翼,暂时按兵不动,等待左翼战斗展开,印度骑兵全部投入战斗后,再迅速插到敌人背后,和步兵方阵一起投入战斗。

六、战斗开始

战斗开始后,亚历山大率领约一千名马上弓箭手向印度军左翼斜进,印度军难以招架马其顿军的排箭和马匹的冲撞,部署立刻被打乱。混乱之际,亚历山大近卫骑兵飞奔敌军左翼进行猛烈冲击。波鲁斯急忙抽调右翼骑兵前来支援,迎击亚历山大的冲锋。马其顿军左翼看到印度骑兵全部投入战斗,便乘机插向印度军右翼的后侧。波鲁斯见此,立即改变计划,以较强的力量对付马其顿右翼,其余兵力则集中对抗马其顿左翼骑兵。

这样,波鲁斯的计划被亚历山大的行动全盘打乱了。印度军被迫分兵两线,亚历山大抓住这个机会发起攻击。印度军正面兵力难以抵挡,急忙向中央战象的阵线上退却。战象则立即向前迎击马其顿骑兵,那知早已准备好的马其顿方阵也奋勇向前,骑兵乘机后撤。他们把战象和驭手包围起来,从四面八方向他们投枪射箭。

这场战斗与过去任何战役都不一样。冲击反冲击,包围反包围,战斗异常激烈。马其顿方阵包围了战象,战象又把他们冲散;开始印度骑兵被冲散,但他们趁着正面激战之际,又重新集中起来,反过来冲击马其顿骑兵,而纪律严明、经验丰富的马其顿骑兵又回过来把他们击退。结果,战场越缩越小,使双方混杂在一起,他们各自为战,拼命砍杀。挤在中间的战象胡乱冲撞,那些无人驾驭的战象,更是疯狂地左冲右突,横冲直撞,不遗余力,不管是敌是友都受到践踏和破坏。

但由于马其顿军多在外围,回旋余地大,可以视情况冲锋、退却和追击,而且标枪兵一直不停地进行投射,因而受大象的伤害较小,而夹杂在象群中间行动的印度步兵,却遭到严重的伤害。最后,战象精疲力竭,无力冲撞,就自动后撤。马其顿骑兵乘机把印度军全线包围起来,马其顿方阵把盾牌连接起来,组成密集队形,紧紧地向他们压过来,印度军遭到惨重损失,只有少数人从马其顿骑兵的空隙中逃了出去。

当战斗正酣时,作为牵制力量的马其顿军适时赶来,接替了已经疲劳的马其顿军,担负起追击印度军的任务,继续大量杀伤印度士兵。战斗中,波鲁斯虽然已经身负重伤,但仍然坚持苦战,勇敢精神极为出色。他不但是一位统帅,而且也是一名勇士。面对惨遭失败的骑兵和战象,大量阵亡的步兵,他毫不妥协,只要战场上还有残兵败卒存在,就一直死战不退,直到最后因失血过多,口渴力弱,无法支持,才被迫放下武器。

七、战争结局

这一战,印度步兵阵亡二万人,骑兵损失三千人,战车全部被毁,幸存的战象全被俘获。波鲁斯的两个儿子、马可-赫达斯庇战争:马其顿与印度之间的一场大战,印度军惨败本地区的总督以及其他指挥官也几乎全被打死。而马其顿军队阵亡的骑兵仅三百人,步兵七百人。

赫达斯庇战役是古希腊史上最著名的战役之一。以战术而论,是亚历山大军事生涯中最卓越的一个。他善于调动敌人,佯动惑敌,使印度军斗志麻痹松懈,然后进行迂回袭击;使敌人从有准备之敌变为混乱和仓促之敌,使之不但在力量上遇到削弱,精神上也受到打击,从而达到在数量上以少胜多的目的。

赫达斯庇战役结束后,亚历山大没有因此并吞波鲁斯统治的印度,印度的王权仍交给了波鲁斯,侵占的部分土地也如数交还。因为一方面波鲁斯的勇敢精神使亚历山大深为敬佩,更主要的是,印度河流域地理广阔复杂,亚历山大无法也无力统治。还交国土,不仅可以以诚相待获得印度人的好感,还可望将来得到波鲁斯的支持,有利于稳定东疆。

公元前326年深秋,马其顿军队离开赫达斯庇河,向南攻陷桑加拉,接着准备抵达希发西斯河,以安定整个东疆。不过,这最后的计划没有能够实现。因为马其顿军由于长途行军,不停战斗,从珀拉出发,行程已达二万七千公里,整整度过了八年的光阴。长期的征战,使这些“征服者”既无完备地武器,又无充足的衣物,“一身褴褛,赤足而行”。同时由于这里天气炎热,暴雨不断,河水泛滥,加上毒蛇出没,传染病流行,使得他们疲惫不堪,锐气日见下降。部队混乱,叫苦连天,士兵们私自举行集会,纷纷要求不再远征。

亚历山大雄心不已,尽了最大的努力,许下许多诺言,劝说士兵跟着他完成其整个征服计划。然而,不管他许下什么诺言,都无济于事,就连他的心腹战友也都思念家乡,主张归国。最后,亚历山大不得不放弃继续远征的计划,宣布班师回国。

八、战争的影响

公元前326年11月间,马其顿军队回师赫达斯庇河,随即沿河分水陆两路而下,第二年7月,到达印度河出海口三角洲。在那里,大部分兵力由海上返回,其余由亚历山大率领沿阿拉伯海岸西返。公元前325年冬天,马其顿军队回到新都巴比伦马可-赫达斯庇战争:马其顿与印度之间的一场大战,印度军惨败,结束了东征。

十年的征战,亚历山大建立了一个地跨欧、亚、非三大洲的大帝国。然而,靠武力征服取得的帝国是极不稳固的。为了巩固政权,亚历山大费尽心机,组织帝国机构,调整各国家、民族之间的关系,改革制度,以求安定,结果却正好相反,使社会矛盾日渐尖锐。公元前323年亚历山大患病死后,帝国迅速分裂,马其顿将领各据一方,长期混战,最后在亚历山大帝国的版图上形成好几个各自独立的王国。古典希腊城邦的历史,由于亚历山大帝国的建立而结束,随着亚历山大帝国的崩溃,后期古希腊的历史又由罗马帝国的勃兴而结束。